完美有时也是一种暴力



在一本叫《一个经济学家给女儿的忠告》的书里,父亲很郑重地告诫女儿——不要犯这样的错误:别妄想嫁一个天下最好的丈夫,也不要妄想买到天下最好的车。这往往会使你付出更大的代价。你的理想伴侣也可能是许多人的理想伴侣——这意味着你必须做出某些让步来赢得他并留住他,这些让步包括许多方面,从要不要孩子到晚上由谁来做晚饭等等。一个理想的丈夫往往是一个代价高昂的奢侈品——

天底下,大概没有什么能比一个父亲给女儿的忠告更可靠了。

首先,它来自于父亲对女儿的洞察和理解。

大约每一个在恋爱阶段的女孩子,都会希望自己所爱的那个人是个完人。不信,可以随意从正在择偶的女孩里选一位做个调查——他最好别太胖,也别太瘦,鼻子不能太大,绝不能秃顶;还得谈吐举止得体,聪明、优雅、有趣;还要周到、体贴、宽容;对了,他绝不能太穷,更不能抠门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会把所有的宝都押在婚前千锤百炼的挑拣上,认定那个要做自己丈夫的人,一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异数。

其次,它来自于父亲的岁月历练和积累。

比如,它提醒女儿:完美很多时候是假象,就像你走近星星,才会发现它的美丽仅仅是因为遥远,本来地上有的是石头;完美有的时候是陷阱,就像高山凸起的地方一定会有变幻莫测深谷相伴,耀眼的光亮闪过必然有无法预料的黑暗袭来……

最主要的是:完美在更多的时候是暴力,它对你来说可能是很残酷的心灵袭击,奢侈得让你的心理频频出现赤字,让你永远处在自卑和歉疚中无法自拔,——

有女友曾亲口向我诉说她的苦恼——

怎么说呢?我的丈夫可以说是个“无可挑剔”人,可是你不知道,无可挑剔的人其实是最可怕的——比如说:他可以原谅你的一切。有一次,我情绪不好,莫名其妙地生了气,连着几天什么也不做,躺在床上不理他,可他竟跟没事人一样,自个儿做饭,再笑嘻嘻地端给我,还不停地问长问短,仿佛我是个被宠惯了的孩子,他是不屑和我计较的。

那还不好吗 ?许多人都在嫌老公不够宽容呢?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笑。

你不知道,这种折磨真比打我一顿还可怕,我被他的完美弄得下不来台,心里别提多惭愧了。从此以后,在也不敢耍小孩子脾气了。你看,我连耍小孩子脾气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和他在一起,我总是感到内疚,因他的“好”而自惭形秽……

前不久,一个女孩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我喜欢有“缺陷”的男人,“缺陷”往往是人的特质,是一个人身上最不容易被改造的地方,也是最能把一个人和人群区别开的东西。完美的男人可以适合任何人,而有“缺陷”的男人,只适合个别人。

真想鼓掌,为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

她当然明白,欣赏“缺陷”很划算,一个有明显残缺的东西,没谁肯来轰抬物价,你可以低成本地得到你喜欢的东西;她肯定也明白,欣赏“缺陷”很安全,既不流行、也不大众的东西,自然不会树大招风;她自然更明白,欣赏“缺陷”最妥帖,你可以轻易地在对方身上找到自己的一个位置,让他需要你,就像一条板凳的每一个榫头都需要有个卯眼一样;她也许还明白,欣赏“缺陷”容易幸福,你是先看到深谷才发现成就深谷的原来是高山,以后的每一个发现都是一个惊喜;还有,欣赏“缺陷”才保险,谁都知道,一根链条的强度其实是由其中最薄弱的环节决定的,许多系统都为自己设计了薄弱环节——保险丝,从最弱的地方接纳一个人其实就是你给自己的婚姻系统安的一根保险丝……

可我想说,欣赏“缺陷”不容易。如果说,渴望完美,是人天性中亘古不变的欲求的话,那欣赏缺陷,则是一种自信、一种定力,一种练达和辽阔,它给了我们打量生活的另一种眼神,让我们明白:正因为花会凋、树会死、人会老,什么都有缺陷,人才会有珍惜、有同情、有谅解、有关爱;让我们看到:不完美和残缺当中,往往蕴涵着许多容易被忽略的美丽与神奇,而这恰恰是我们领略真正人生风景的最好契机,可以让你品味到真正的“人间烟火味,世上五谷香”。



作者:李炳青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