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老想着别人总跟自己过不去



在美国,一中国女同胞在街道上睡着了。一位美国黑人男子把她唤醒。她马上想到了遇到了坏人,可是,事实跟她想法相反。这位男青年是提醒她,晚上在外面睡觉会感冒。

在一个文明的国度,关心别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在我们眼里,关心别人往往可能被误解。我的一位政治老师去日本后,看到日本的治安,看到人际关系,看到日本社会的文明程度后,他老人家感慨万千。回来之后。逢他的学生就说:“我在学校讲授遥远的共产主义社会,在日本已经实现了。”

很长时间,我们对于西方社会的文明总是以偏概全,总是夸大西方文明的阴暗的一面,总是拿国内的行情衡量别人,所以,也闹出不少误会。

叶沙新去柏林旅游时,花了买回一块柏林墙纪念物。当他把纪念品带回上海后,几乎所有的朋友都问:花了近40块人民币从德国买来的水泥块,真的是柏林墙上的一块吗?会不会是假的?

不能跟人一样大步前进,也要跟在人家后面蹒跚学步。面对世界文明,很多时间里,我们不是跟着一人家学习,而是故步自封,闭门造车。在封闭的环境下,对于外来的任何冲击都会感到惊慌。因为不识相,被文明进步进步的车轮撵在车底下后,非但不检讨自己,反倒对前进的车轮耿耿与怀,甚至要用时间隧道把碾国的车轮再倒过来。

在西方,坑蒙拐骗早已成了人际交往的垃圾。尽管西方人际关系中也存在着奸诈问题,但这些东西却不敢明目张胆公行于世。可是,在我们的社会,行贿受贿公然盛行,坑蒙拐骗席卷全国,假冒伪劣无孔不入。如此环境生存下来的人群,自然会对正常的事情看成不正常了。

在西方国家,什么东西都可能买到,要想买假的东西却很难买到。在西方国家,什么都可以出卖,但是诚实认真的原则,却很难有人公然出卖。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别人在很多方面已经远远地走在了我们的前面,可是我们依然被排斥在文明世界之外。

残酷专制传统,造成了国人彼此之间没有信任,相互提防,内心缺乏安全感。高压政策的人人自危,导致人世险恶,人和人之间充满了敌意和恐惧。加上社会环境的恶化,人和人之间起码的信任也没有,连自己的兄弟、朋友、邻居和同事都不能相信,更何况相信别人、别国了。

自从中国实行一胎政策,有的穷人家把初生女儿,不是弄死,就是送收养所。消息到西方,西方人民遂渐渐到中国遗弃的婴儿。1989年时,美国人共收养了201个中国孤儿。自此后逐年增加,十年后,美国共收养4,101名。2001年收养4,691名,2002年收养5,053名。

对于美国人收养中国孤儿,很多人感到困惑。《美国人不值得感谢》一文指出:“美国人为什么能够收养得起中国孤儿?那是因为美国人富呀!美国人富得,有多余财富可以收养中国孤儿。对此这一说法,简直不值得一剥。富有的并非都是美国人,中国人的富翁也不少,他们怎么为富不仁?”

看一个国家的优劣,不能老是着眼它的过去,而应着眼这个国家的现在表现和制度。可是,很多情况下,我们对一些国家的过去总是耿耿与怀,时时刻刻不忘他们的过去,甚至,时不时地跟义和团一样制造一些极端民族主义闹剧,挑拨国家之间对立情绪。这种念念不忘过去的做法,显然成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正常对待他人的一个重要原因。

老和尚和小和尚一起过河。一漂亮姑娘,怕湿了衣服,不能过河。小和尚想背姑娘过河,想到清规戒律。而老和尚则没管这些,背起姑娘过了河。当走出几里路之后,小和尚终于忍不住想问老和尚,为什么他不顾修行去背姑娘?!老和尚说:“你还背着那姑娘没有放下来呀?我早就放下了。”

其实,很多事情已经成为过去。可是,很多过去的事情跟小和尚的一样,一直不能放下。骨子里的激情说:我想说的是,没有什么故意欺骗,而是根本就放下了,就像没有发生一样,如果一定要从记忆的沉渣中翻出来,岂不是有故意炫耀之嫌,难道这就是坦诚?人们常说,人们刻意去遗忘的一定都是很痛的,也是不想去碰的,放下了就是放下了,何必再去折腾呢?我想,忠诚也就是放下所有的行李,共同走好以后的路。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多看别人的优点,我们就能学到更多东西,提升我们的品格。忘记别人不是,我们就能更加宽容别人,跟人和睦相处。如果老是夸大别人的缺点,对别人的过去耿耿与怀,那么,我们也就会在病态中封闭自己。

忘记别人对待自己不恭的过去,意味着可以轻装前进,开拓美好的未来。现实社会,却有一些人因为自身问题,老是想着别人看不起自己,整自己,压制自己,结果,在一些虚幻或夸大的敌意下,干出了危害社会和他人事情。马加爵同学就是最好的例子。

老是想着别人跟自己过不去,怎么能看到别人的长处,向别人学习。老是把别人想得太坏,又如何和平相处,共见文明。心态不正,影响的只能是自己,对别人虽然有伤害,但丝毫不阻挡不住别人前进的步伐。看到别人的长处,找出自己的弱点,互相学习,互相协商,才是真正强者的心态。



转载自:文学城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