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汉语是最先进语言”论 *



我想这主要是语言习惯问题。文中提到汉语是它可以“举一反三”,其实英语也可以的,但很多情况下不如汉语那么直观,因此同一领域没有关联的词也比较多,所以我的老师说“英语是全世界词组最丰富的语言”。比如 computer 来自 compute,懂点英语的人会知道,英语很多动词后面加上 er 或者 ant 或者 ist 就成了这个动作的执行者,而加上 ee 则成了动作的对象。另外,汉语也有其难记之处,比如每个汉字写法都不同,英语中只有 26 个字母,多数单词可以通过读音确定拼写,汉语则不行,听到了理解了,但是不会写就是不会写;再如汉语中的可数量词,一个鸡蛋,一匹马,一顶帽子,一只猪... 这些在英语中只要用 a 或 an 代替,不像汉语一定不能把搭配搞错。我们不觉得困难是因为我们用汉语几十年,早已形成了习惯,脱口而出,不需加以思考。

说英语的人常常不会说化学名称、生物名称之类的词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基础教育中没有接触过这些词,就像在中国你问问没有接受过这方面教育的人,他们肯定也不知道 (比如上面提到的“变阻器”、“碳酸钙”、“光幻觉”,肯定很多人就不知道。谁能不查资料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光幻觉”?)。这些术语,都是有规律的,有一套很细的命名法则。例如上文提到的碳酸钙,“calcium carbonate”,calcium 是“钙”,“carbon”是碳,而所有的碳酸盐都统称我为“carbonate”。我在中学学过其中一些科目,当时还花了一段时间来熟悉命名法则。这就像汉语在命名化学物品、生物种类、工程学上也有很多命名法则,是一个道理。很多专业的词英语中有口语用法,使用者可能知道口语用法而不懂专业词汇。比如你跟老外说“soda”,他明白,但是你要跟他说“sodium bicarbonate”,他便可能一头雾水了;同样中国人可能知道小苏打(soda,英语音译),可是有几个人知道小苏打的正规名称是碳酸氢钠呢?再如老外都应该知道 AIDS,可是你跟别人说“acquired immure deficiency syndrome”,估计他就晕了吧;同样中国人都知道艾滋病 (AIDS,英语音译),但是艾滋病的专业说法是获得性免疫功能丧失综合症,恐怕能说得一字不差的中国人也不多吧。而且英语中口语的用法,跟汉语的习惯还是类似的,也是靠组词,只不过汉语是以字组词,英语是以词组词。上文提到的血压计,老外应该知道什么是“blood pressure meter” (以词组词),但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的正规名称是“sphygmomanometer”。

上面提到了音译,那么就谈谈外来语。汉语的外来语远远多于外语借用汉语的数量。可能大多数人不了解,汉语中有非常多的现代词语 (注意是现代词语) 是外来语音译演变而来的 (呵呵,我想很多人肯定又受不了了,但是事实就是事实)。除了我们知道的坦克、沙发、可乐之类,还有积极、劳动、纪律、制度、场合、白血病、鼻翼、剥离、大气污染、关节炎、巨细胞、抗体、麻醉药、牵引、弱视、色盲、糖尿病、听力、血压、中耳炎等等 (以上是摘抄的一小部分)。可能你会问,“关节炎”不就是“关节”的“炎症”吗?可是你想过为什么要叫“关节”,为什么叫“炎症”吗?我们从小就接触这些词,自然不觉得奇怪,实际上是对外来语言的一种同化。我自己可以给个例子,比如中学课本里数学中平均数上方那个小横线,中文读“拔”,为什么会读“拔”,是不是很奇怪?原来英语中这个符号读作“bar”(横线的意思)。还有那些药品的名字,比如头孢氨苄、头孢拉定、头孢菌素、硫酸链霉素、硫酸卡那霉素等等,一般人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很抽象呢?这个可能得要问问吕老才知道。当然了,汉语也有很多词语传到了国外,比如“烧卖”、“功夫”、“饺子”等等,呵呵~~~ 但从我自己的体验来看,老外除了知道一个“功夫”是汉语外来语,其他好像就没有什么了。

上文还提到汉语只需要2000多字就可以读书、看报、搞科研等等。但是作者有没有想到如果仅认识字,不认识词,那有什么用呢?随便举个例子,“非对称性数字用户环线”,里面的字都很简单吧,可是有几个人知道这就是 ADSL 呢?即使知道是 ADSL,又有几个人能说清它的工作原理呢?我想反问,英语中只有 26 个字母,比起汉语成千上万而各不相同的字来说,是不是认得 26 个字母就能读书、看报、搞科研呢?汉语的基本单位是字,英语的基本单位是字母,而不是单词。作者在语言构成级别问题上有明显的认识错误。

因此我觉得语言尽管有千差万别,但是用惯了就形成了适应这种语言的思维。这样无论是读书、看报、搞科研都不会存在困难,也就不存在某种语言优于另一种语言的问题。



* 标题为后加
关闭窗口